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眉绿眼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山里的人想出山,生活在城里的人想进山。我这个已走出山里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围猎鸡公山3(伏击)  

2008-07-22 23:53:20|  分类: 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伏击

       原来,先前下山的那头野猪是猪群中最强壮的一头公猪,由它先下山探路,发现没有危险时就通知同伴下山。野猪非常聪明,见二甲敲盆和吹号对它并不构成威胁,听得多次,渐渐习惯后就不怕了。本来野猪胆子就大,山上没东西可吃的时候,它会走到村头,糟蹋房屋边的菜地,如果没有猎枪等武器,人们终究是对它无可奈何。
       二甲家本来是有猎枪的,那时没有禁猎,允许山民拥有猎枪,只要到派出所备案办个持枪证即可。他爹死后,猎枪用的火药、铁砂粒都没有了,所以他守野猪也没把枪带上。眼看野猪下到地里,任凭他敲盆吹号,那野猪置之不理,只顾啃食地里的包谷。二甲鼓着胆朝着猪群扔石头,野猪最多只为躲避石块跑一两米远。此招不行,他想到用火,于是连忙就地拣了一些干树枝,在棚外不远处烧了起来。那野猪见到火光也不惧怕,只是挪到稍远的地方继续糟蹋粮食。看来火也只能阻止野兽近身,但并不能把它吓跑。这样二甲在着急和劳累中提心吊胆地度过了一夜,这一夜把他折腾得够呛。
       天边终于泛起了鱼肚白,天刚蒙蒙亮,那群野猪吃的饱饱的,早已退归林深之处,二甲急忙下地查看包谷受损情况。好家伙,半亩粮食损失殆尽,还有大片大片的包谷在吃饱的野猪追逐嬉戏中倒伏,弄断了根部,虽然棒子没被啃吃,但是断裂倒伏的玉米再也不会生长成熟了。自家的玉米被成群的野猪糟蹋,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终究由于自己势单力薄,没有保护好庄稼,想到此处,一股怒气从他心底猛然升起,恨不得将那些畜牲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二甲急忙往回赶,家也不回,径直走到村长家中。村长坐在院子里,早有几位村民在给村长讲述着同样的遭遇。
       情况如此严峻,这是杨村长所料不及的,也是自己当村长以来首次遇到这么严重的情况。那些野猪吓不怕、赶不跑,由各户自行驱赶野猪保护粮食的方法难以达到效果,看来只有组织猎人捕杀了。
       吃过早饭,杨村长通知村里所有会打猎的人员,组织起来,分成五个小组,携带火药枪、猎网、兽夹等狩猎工具数套,马上开始行动。分头到该村四周野猪出没的地方布上猎网、安上兽夹,并挖一些陷阱,多管齐下、力争将下山的野猪消灭。
       现在村里最有经验的猎人就数六十二岁杨秀成了,他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板硬朗,精神矍铄。别看他年过花甲,做点体力活很多年轻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从小在大山中滚爬,猎到过野猪、麂子、獐子、山鸡等无数。村里很多年轻猎人都是他的徒弟。除了老猎人,村长也是一名富有狩猎经验的猎人,他四十多岁年纪,一米七二的个头,不瘦不胖,一张国字脸上永远挂着微微的笑容。他是村里的能人,能说会道,知识也高。本来考上了省城一所大学,可是那年他妈得病,瘫痪在床,使他痛苦的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由于聪明干练,为人谦和,连续几次村委会选举,他都全票当选。是村里绝对的主心骨。由于生长在大山里,从小跟父亲和老猎人学到了一些狩猎的技能,所以,他挑选了老猎人和自己一起,叫上二甲,来到了野猪出没最多的村西头二甲家玉米地。
       几个人忙乎了大半天,选择有利地形把猎网、兽夹、陷阱等一一布置妥当,单等野猪下山,自投罗网、一举捕获。然后他们各自回家吃了晚饭,早早地来到玉米地,准备对野猪打一个伏击。
       夜幕降临,万籁俱寂。杨村长与老猎人、二甲三人找了一个隐蔽之地藏好。这个隐藏地的选择也很讲究,一要视线良好,能够清楚地观察到猎物的一举一动;二要居高临下,易于对猎物瞄准、射击;三要便于隐藏,且不能选择在顺风口上,嗅觉灵敏的野兽闻到人的气味后,会变得非常警惕,难以捕猎。杨村长和老猎人有猎枪,他俩相距三十米左右,对猎物出没之地形成一个夹角,这样易于对野猪发起火力攻击。
       喧闹了一天的森林静下来了,鸟儿们都回窝睡觉了。天空中那轮弯月逐渐亮了起来,本来黝黑的森林慢慢的有了轮廓,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他们警觉地注视着前方的森林,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放过。忽然,前方沉寂的树从中猛地惊起数只飞鸟,从“啪啪”直响的拍翅中就能想象它们是多么的惊慌。猎物下山了,杨村长和老猎人对视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便又密切地注视着林中那树摇草动的地方。 老猎人把猎枪拿在手上又细细的检查了一次,然后小心翼翼的把枪搭在身前用石头垒成的依托上,随时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随着远方树丛轻微的“沙沙”声,慢慢变成了“哗啦哗啦”灌木摇摆声,一团黑影从林中钻了出来。只见它在玉米地边缘慢慢地绕了一圈,竖起耳朵听了听,见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便朝着自己出来的那片林中叫了两声,随后,一串大大小小的黑影从林中走了出来。让人奇怪的是,那些野猪竟然都绕过了他们之前设下的陷阱和机关,都安然无恙地走出山来,一直走进玉米地中。
       它们在地里左拱右嗅,疯狂的啃噬着地中的包谷。老猎人端着猎枪,对准那头体型最大的野猪,经验丰富的它并不急于开枪,要让它尽量靠近才更有把握。借着月光,看到那只领头的大野猪边啃包谷边慢腾腾向猎人埋伏的方向走来,随着它逐渐靠近,他们隐约地看到这是一头公猪,嘴角边露出一对大大的獠牙。三十米、二十米,可是当野猪即将靠近他们时,二甲不小心压断了一根干树枝,“咔嚓”一声。野猪停止了前进,就在它正要转身离开的一刹那,老猎人对准野猪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那群在地里拱食正欢的野猪,顿时炸群,“呼”的一下,瞬间没入深林。那头被老猎人击中的野猪一个趔趄,晃悠了一下,没有倒下,也没跟着那群野猪逃跑。它原地站了几秒钟,突然朝着枪响的地方,向老猎人扑了过来。(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