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红眉绿眼

 
 
 

日志

 
 
关于我

生活在山里的人想出山,生活在城里的人想进山。我这个已走出山里的人,却永远也忘不了山!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的好友之龚祥娃  

2010-08-29 22:14:37|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能记忆历史,也能淡忘往事,但有些往事已经在脑海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永远都不会忘记。

    “祥娃”与我同龄,从记事起,我俩就一同玩耍,穿着叉叉裤,骑竹马、过家家,形影不离,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祥娃”是他的乳名,因为顺口,大家都这样叫他。

    小时候的他胖墩墩的身材,黑黢黢的皮肤。圆嘟嘟的脸上扑闪着一对圆眼睛,天生一副“花和尚”的模样,所以人们又给他取了一个诨名“鲁智深”。人如其名,容貌自不必说,其性格也多仗义和豪爽。记得有一年冬天,寒风凌烈,漫天大雪,地上的积雪盖过脚背。大人们看着他那憨憨的模样,有心逗他一乐,于是怂恿他:“鲁智深可是梁山好汉,是真正的大英雄,你也叫鲁智深,敢打光脚板在雪地里跑几圈吗?”。只见他一对眼睛霎时瞪得犹如一对灯笼:“这算么事哦”,说完,真的就脱了鞋子在雪地里跑了起来,数圈下来,一双小脚早已冻得通红,像两根胖胖的红萝卜。看着大人们竖起大拇指,他脸上充满了无比的自豪。

我们读小学的时候,,一般是上午上文化课,下午勤工俭学搞劳动。种庄稼、栽药材、挖鱼塘、打石头,样样都搞。暑假和寒假还要还要支农,帮助生产队里搞劳动。有一年暑假,学校分配任务,要我们帮生产队“打青积肥”(就是把嫩树枝、青草等割起来堆积沤肥),每人完成1000斤的任务。那时候人小贪玩,实在不愿意干活。但是不干也得干,没有生产队长写的假期鉴定和完成任务的证明,开学时是报不到名的。为了早日完成任务,祥娃就想了一个取巧的办法,在割回来的青草下面藏几块石头,每次过秤,他的青草总会称出满意的重量。这个小把戏屡试不爽,骗过了收草的队长,没费几天功夫,他的任务就完成了。见他的方法过了关,我们也依法效仿,也许是我们贪心,石头放得偏大,很快被队长发现,好几位同学被抓现行,我们赶紧承认错误,队长也格外开恩,不将此事写入假期鉴定,但给予每人多交100斤的处罚。

山里的孩子比较辛苦,每天放学后还要上山给家里砍柴禾或者打猪草,回到家,差不多天就黑了。一次,祥娃在镰刀湾砍了一捆干柴,又累又饿的他扛着数十斤重柴禾艰难地往回走,快到家时,已是黄昏。正在喂猪的罗大娘看到他肩上扛着那么大一捆柴禾,夸道:“祥娃好凶哦(褒义,厉害的意思),弄了那么多柴”。听到此话,又累又饿又急的他,头顶直冒火星。猛然将柴禾甩在地上,也不管人家说的好话坏话,气急败坏地回了一句:“凶你妈那B”,罗大娘没想到好心没有好报,极为尴尬地走开了。

在学校,我俩同班,从启蒙哪天起,就没分开过。我俩学习成绩相当,爱好各不相同,他喜欢打篮球、兵乓球,我则爱好音乐、美术和写作。虽然两人性格爱好都不同,但是优势互补,相处非常默契。班上我的字写得好,另一个同学的字也写得不错,同学们评判到底谁写的最好时,观点不同引发争论,他当然是我的铁杆粉丝,为此差点没和对方支持者打起架来。

山里没有电视,电影也是一年半载才有机会看到一次。有电影时,我们会兴奋得晚饭都不吃,早早地在放映的院坝等候。不管是故事片、戏曲片还是纪录片,只要银幕上有光影在晃悠,我们都会觉得很好看。记得一次看完戏剧电影《穆桂英大战洪州》,电影里的武打镜头深深地吸引了我们(京剧武生的表演动作)。第二天,他在自家竹林里砍了两根小竹竿,我两模仿电影里的镜头,一招一式比划起来。由慢到快,练到纯熟后,动作连贯起来,相当精彩。逢人就会表演一番,随后成了我俩的保留节目。

纯朴、慷慨是他的本色。同学们都喜欢在学校吃零食,不过那时后的零食不像现在小孩们吃的什么洋葱圈、棒棒冰啊。我们的零食只是一些包谷子、黄豆子、或者是红苕洋芋等这些杂粮。课间休息时把黄豆放在铁皮做的雪花膏盒子里,再架到木炭火上烘烤,烤熟的黄豆香脆可口,感觉非常好吃。他每天上学时书包里都带着这些东西,到学校后分发给同学们,直到踏入社会还是那样,只要他有,都会和朋友一起分享。

做生意也一样,亏本的买卖有时也做。在我参加工作的同时,他也自谋职业开了一个小卖部。一次,单位要举办职工运动会,领导派我出差买运动装,我想借此照顾一下他的生意,就邀他一起进城买服装,让他赚取服装差价。我俩找遍县城,没货,到相邻的来凤县城寻找,还是没货,又就近跑到湖南龙山,倒是有货,但数量不够。最后又辗转来到恩施州城,找遍了各个角落,好不容易拼凑齐一支球队的运动装。这一趟行程数日,跑了两省四地才买回了几百元的服装,他的生意也因亏本告终。不过,大家一块儿出去逛逛,心情特别舒爽,赚钱折本就无所谓了。

       人的命运各不相同,我俩从小到大形影不离,同样的经历、同样的生活。步入社会后有些改变,我参加了工作,是大型国营林场场部管理人员。而他却是农业人口,经营的小卖部找不到钱,就经常在林场打一些零工。奇怪的是,他的父亲是林场副场长,他们家就他一个儿子。当时要把他招进林场当一名吃商品粮的国家职工应该是一件容易的事,不知道他当官的父亲是怎么想的。可能过于清正廉洁、不徇私利,但亏待的还是自己的儿子。

      祥娃经常到林场加工木材,用鲁班师傅发明的手锯按照规格把原木制成半成品。加工好后由我们检尺验方,我俩是好朋友,我想在验收码单上有意加大他的加工数量,以换取更多的加工酬劳,都被他拒绝。只要求我秉公办事,不故意找茬就行。随后我检尺时特别认真,尽量避免材积缩小让他吃亏。

      他成家比我早,妻子也是我们最要好的朋友,新婚家庭显得格外幸福。但是好景不长,好端端令人羡慕的家庭没能维持多久。我曾经努力相劝,想尽办法让他们夫妻和好,都已失败告终。从那以后他有些颓废,而我也因工作调动,走出大山,离开了他和所有的朋友。

      十多年过去,我们见面的机会逐渐少了,不过他几年前又组建了新的家庭,前妻所生的女儿大学毕业已经参加了工作。这两件事让我好生高兴一回,因为他的喜事就是我的喜事。一起长大的朋友,犹如亲生兄弟啊!

  评论这张
 
阅读(60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